坐落于秦淮河畔的南京造币有限公司,是我国印钞造币专用装备研发和制造基地,拥有一支60余人的装备研发团队,这支团队的灵魂人物是一位身形清瘦、性格沉静、满头华发的中年人,他就是中国印钞造币专用装备设计研究的领军人、行业首席专家——马立项。

1993年,24岁的马立项从当时的陕西机械学院毕业进入南京造币厂,开启了他的印钞造币专用装备研发事业。29年来,马立项获得各类科技奖项25次,先后获得“江苏省劳动模范”“全国金融五一劳动奖章”“全国十大金融工匠”等多项荣誉,“马立项劳模创新工作室”被授予“全国金融系统劳模和工匠人才创新工作室”称号。作为主研人员,他参与研制的J98型双面多色胶印机、W92型四色凹版印钞机、W10型四色凹版印钞机、SD型六色凹版印钞机项目,均获得中国人民银行科技发展一等奖,开发的SG15型单张纸双面涂布机、KY18型丝网印刷机等一批印钞新装备运用到2019版第五套人民币生产中,成为这套高颜值“国家名片”背后的“铁胆功臣”。

20世纪60年代,我国停止由苏联代印钞票,经历了不能独立印制大面额钞票的一段历史。面临重重困难,一代代印制人厉兵秣马、矢志不渝,走上了自主研制印制专用装备的发展之路。马立项在回顾印制装备研发的历史时说:“对于印制装备研发人的初心和使命,我想应该有这样几个词:自力更生,敬业精业,印制报国。”

一台印钞设备包含输纸、进纸、印刷、传墨等几大功能单元,每一单元的技术性能要求都极高。输纸机是印钞设备的必备部件,结构复杂,加工工序繁琐,其性能直接影响设备的速度和纸张定位套印精度。早先,印钞设备所用输纸机要么从国外进口,要么从北京人民机器厂采购。2000年左右,我国研制出系列高速印钞机,国产输纸机已无法满足需求,如果全部依赖进口,成本极高,周期也很长。面对着这样的“扼喉”之痛,马立项开始牵头设计输纸机,研制过程坎坷曲折,光设计方案就提出了十几种,设计过的图纸几乎超过了一台中型印钞设备的工作量。在设计难度和任务节点的双重压力下,仅仅用了半年时间,马立项便研制出了性能优良的输纸机。自此,我国自制印钞设备装上了自己的高性能输纸机。

输纸机的成功研制让马立项开始展现出在印钞设备设计上的独到见解和独特思路。“逐步缩小国产印钞设备研制与领先技术之间的差距,甚至赶超国际先进水平。”立下鸿鹄之志从而心无旁骛,马立项开启了印钞造币专用装备研制的漫漫求索之路。

超越进纸机构、隔张进纸机构、偏心离合机构、凹印设备滚筒排列结构、涂布设备关键结构……马立项带领着一批技术人员夜以继日,摸着石头过河,稳扎稳打,不断提升国产印钞造币装备的综合性能。

在印制行业流传着一句俗语:“无凹不成钞”,它指的是雕刻凹版印刷因其图文产生的特殊手感而成为钞票不可或缺的防伪手段。触摸纸币时产生的凹凸不平感便是凹版印刷留下的痕迹。凹印机是钞票印刷过程中的关键设备之一,然而,国产凹印版耐印量低于进口设备30%的现实,是当时国产凹版印钞机的弱点和痛点。

2014年,由马立项团队共同努力研制的W10型凹版印钞机,以其独特的四色集色凹印工艺、高度自动化、全新人机界面,经鉴定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成为国产凹印设备的破局之作。

“墨色饱满,接线完美,规线正常,产品优质!”新一代国产W10型凹版印钞机在新工房甫一投产,即以出色的印品质量和综合性能受到操作人员的青睐与行业专家的认可,为印钞造币行业创造了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作为该机型项目负责人、行业专用装备研发技术带头人,马立项在W10型凹版印钞机中首次采用新型卫星式印刷机滚筒排列,有效消除了此前凹印机普遍存在的大张产品墨色不均匀现象。鉴定专家组一致认为,W10型机的研制成功使我国印制专用设备的设计制造水平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填补了接线凹印机国产化的空白。

在较长时间系统思考技术细节、制造工艺、未来应用和人员调配等多个环节的基础上,马立项将W10型凹版印钞机印版耐印率影响较大的滚筒及其传动机构的改进提升提上日程。他提出的优化方案,结构改变较大,且在改进后具有不可逆性,风险很大,失败可能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但他认为在认真细致分析和论证的情况下,存在的风险完全可以规避。

改进后的W10型凹版印钞机试机时,出现走纸故障,马立项团队连续两个星期半夜12点后才下班,一一排查,凸轮问题?前规问题?压纸框问题?面对一个个对改进方案质疑的声音,马立项“固执己见”,推翻了所有可能性,验证了传动机构改进设计方案本身的正确性。经过一段时间的排查分析,锁定故障只是“电磁阀”的问题,立即进行更换。改进的W10型凹版印钞机正式投产后,版头冲击情况得到改善,工作噪声明显下降,为印版印次的提高奠定了基础。

“想一想,再想一想。”是马立项遇到艰难技术问题时的口头禅,也是他多年从事研发工作锻炼出来的思维模式,他对自己的评价是:聪明谈不上,但还算勤快。就为了这一句“想一想”,他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彼时,马立项的身上已经溢发出一个成熟印制装备研发者功底扎实、敢打敢拼、技术全面的特质。

涂布是近年来在国际上不断推广应用的钞票生产工艺,能提高钞票票面整洁度,延长流通使用寿命。当决定将涂布工艺运用到人民币提升品的时候,马立项面对的是一片未曾涉足的领域。

道路千万条,学习第一条。查阅技术资料,学习涂布技术;与中钞油墨公司探讨涂布光油性能;与行业内外相关领域专家沟通和了解涂布工艺技术细节;认真研究双面涂布工艺特点和设备结构设计对策,通过调研和埋头硬啃理论知识,整机设计思路逐渐理顺……2018年8月底,首批自主研发的印钞专用涂布机通过验收,且其中“一种柔版印刷机”相关技术申请国际专利,该技术凭其新颖性、创造性和工业实用性获得日本专利授权,让“中国制造”从此又多了一份与强者“掰手腕”的底气。

在马立项的带领下,一批技术人员夜以继日,稳扎稳打,跨专业多方向地进行钻研,研究材料学、光学,学习雕刻凹印、激光全息等货币防伪技术,不断提升国产印钞造币装备的综合性能,为新一代印制装备打下技术基础。他带领的团队先后获得各类科技奖项30余项,“一种废液循环擦版装置及其实施方法”“一种单张纸柔版印刷机”“一种用于凹印对印工艺的印刷板及其制备方法”“一种单张纸柔版印刷机”“一种组合防伪印刷品及其制备方法”“一种印刷机双传动装置”“雕刻凹印机输墨装置”等多项研发成果获得国际、国内发明专利。

谈到如今所取得的成绩,马立项忘不了彼时老一辈专家对自己初出茅庐时的指导和帮助,正是那些信任和鼓励让自己得到成长锻炼。就拿SD双面对印凹印技术来说,最早是由行业老专家李根绪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提出的设想,线年以后,经历了将近半个世纪,这是中国印制专用装备研制薪火相传之路的真实写照。

作为印钞造币专用装备研制的领军人,传承的接力棒已经交到了马立项的手上。传好接力棒,这是他必须要做好的事。2015年,以他名字命名的“马立项劳模创新工作室”成立。承载着争创印钞造币装备水平国际一流、为“精印人民币”提供更优设备支撑的梦想,工作室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成就。工作室始终坚持与岗位工作相融合、与创新思维相融合、与人才培养相融合的“三融合”工作思路,围绕企业转型发展时期的技术人才培养、项目研发、技改攻关、降本增效等难题,探索解决方法,完成了多项印制专用设备的研制和技术攻关任务。2020年,工作室荣获“全国金融系统劳模和工匠人才创新工作室”称号。

项目评审,分阶段先行组织,降低生产阶段的返工率,少走不必要的“弯路”;技术分析会,不限定参会人员“资质”,频繁的思维碰撞经常会擦出灵感的“火花”;技术沙龙,“老一辈”研发人的倾囊相授与青年技术人员的求知若渴,产生了奇妙的“化学作用”。这些都是马立项工作室正在做的事情,更是为了将印制事业的接力棒稳稳传承。

“我觉得马工就像一位‘导师’,他有求必应,乐于分享,遇到你不会的就手把手教,直到教会为止。”刚入职时就跟随马立项学习的小曹,如今已经成长为高级工程师。

“马工常常对我们说,做技术关键要能静下心来,不要有杂念,尽量把该做的事情做好。”博士生小李也是马立项的“徒弟”,目前已是装备研发部副主任。

马立项认为,立志、创新、学习,这些都是普通的科研人员应有的品质。可当他身体力行、数十年如一日坚持下来的时候,这些看似普通的品质也就变成了“特质”。

如今53岁的马立项,还如同当年一样,身材清瘦、眼神笃定,以永不懈怠的创新精神潜心研究印钞设备,坚守着初心和使命,推动“国家名片”走向世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